橘子花火_

一个无聊的社畜

「瑶墨」你说怎么赔?(上)

这是个甜故事,放心食用
不涉及BG,这都是情节需要,后面你们就知道了
OOC有,不要上升蒸煮,蒸煮请不要点进来
还是老样子我并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喜欢请给我点小心心评论❤️

(毕竟小心心是原动力

蟹蟹大家


秦子墨表示最近很烦。
hin是苦恼。
因为他最近暗恋上一个人。一个他觉得是他梦中理想型的姑娘。

话还要从三个月前开始说起

那会儿刚刚开学,秦子墨作为新闻学院的风云人(yuan)物(cao),肩上自然担了许多学院事务工作。某个下午刚刚开完迎新筹备会从楼里出来,一天没吃饭饥肠辘辘的他拿出体育超棒der速度冲着食堂狂奔。路上没有发生什么轰轰烈烈的偶像剧情景,真的就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音院教学楼

#好吧其实根本没有人群是他喜欢东张西望而已。#

我们可以认为这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安排,安排他在教学楼门口见到了那个女孩子

#肤白!#大眼睛!#大长腿!#卷发!#笑的甜!#可爱!#背着琴!

以上全部tag组合起来就是

妈妈我遇见爱情了。

“瑶瑶等一下,咱们一起走”楼里又出来一个女孩子,冲着前面的女生喊着

‘哇原来女神叫瑶瑶真是个好名字好好听啊我的天人如其名’

在他发呆+感叹女神名字+内心演练偶像剧+歌颂月老丘比特的时候女神已经和朋友离开了,并没有留给这位院草上前搭讪的机会。但这并不是什么能阻止他秦子墨去追求爱情的理由。

——“先去吃饭,一会儿就去打听(๑•̀ㅂ•́)و✧”
By:一位沉浸在遇见爱情喜悦中的秦先生

这个时候的他还没有发现本土神仙月老和隔壁欧洲神仙丘比特的真正安排。

不知道就对了。



第(不知道多少)天

“小叶小叶小叶,你和音乐系那边熟么?”

“啊?还行吧,有高中同学在,怎么了”大一新生左叶迷茫的回答着对面这个长得帅是帅,就是好像脑子不怎么好使的学长的问题。

#子墨学长要是不说话,绝对是方圆百里所有大学里最帅的#

By:不愿透露姓名的大一新生左同学

听到想要的回答后秦子墨更激动了,连忙追问左叶

“那你知不知道有个人,很白大眼睛超好看,会背着琴,每天七点左右会从音乐楼里出来?”

——不要问为什么他会知道人家天天七点出来;

——门口蹲点这种事不是他干的他不会承认的;

——也不要问为什么都蹲点了还不去直接搭讪;

#那肯定是因为怂啊!!!!

“嗯…好像知道,我记得叫什么瑶的”

秦子墨开心的简直要飞起来了,随便抓个人一问就问道点上这是何等的幸运

“对!就是她!她是哪个班的全名叫什么你还知道什么通通告诉我”

“我想想啊,应该是唱作的吧,叫…靖、靖佩瑶。也是新生,挺低调的,平时也不太和人说话,就在练习室里闷着。你要不提我可能都想不到这个人”

天哪真是属于个女神的名字——只听到了前半句的秦子墨如是想

然而左叶却不那么想

——子墨学长干嘛要打听一个男生啊问题还问的这么gay

当然了这句话左叶是肯定不会说出口的。

知道了想要的信息的秦子墨飞快的制定了他的追人计划。

俗话说得好,“要抓住一个人,先抓住ta的胃”,这句话是男女通用的。

那么他想到的办法是什么呢

dbq让你们失望了他选的办法俗的很

他通过查看练习室预约表的方式知道了‘女神’每天固定用的练习室

送吃的。

定时,定点。换着花样来。

而且偷偷放下就跑。

点也不蹲了。

(怂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本来他的原本计划是这样的:

1. 偷偷在女神的练习室里放当下大学女生爱吃的东西
2. 不留姓名
3. 先让女神习惯
4. 并放下警惕
5. 产生疑惑,如‘这到底是谁放的’
6. 开始打听
7. 找到他本人
8. 他告白

先不论这个在旁人看来漏洞百出槽点四溢的计划的可行性到底在哪儿,反正他是觉得挺好的。

很快他就发现事情没有按照他的想法走

(会按照你的想法走就怪了好吗)

前几天他放下的东西根本没有被动过,这时他才发现问题所在

这个世界上谁会吃无缘无故平白出现的东西啊!!!
他为什么才发现!!!!

于是他开始放小纸条。

放了小纸条的三天之后有效果了,他放下的东西终于被拿走了

秦子墨觉得他的路已经走成了一半了,抱得美人归就在不远的将来。

——其实一开始这件事就出了问题但他一点也没有发现呢o(* ̄▽ ̄*)ブ



靖佩瑶的场合

虽然他是大一新生,但其实他是比同级生要大一岁的;本身也是慢热的性子,刚开学时因为一些原因没能来及时报道;住的宿舍又是两人间,就错过了和大家打成一片的最好时机。每天的日常就是上课,吃饭,去练习室。所以除了他的室友之外也没交到别的朋友

——但是吧他觉得新闻学院有个人长得挺可爱的。

靖·笑容突然变态·佩瑶

室友看到他的笑容打了个冷颤。

开学一周之后的靖佩瑶在自己常用的练习室里发现了吃的东西。一开始他以为是上个用练习室的人忘记拿走的,可是连着几天都有东西,并且天天不一样。

但是他也懒得多想,有就有吧在那放着也不碍事。

By:明佛实懒靖佩瑶

这天他照常来练习,东西还是有,并且就放在老地方。本来没当回事的他一眼扫过去发现好像还有一张纸放在上面,这张纸终于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练习辛苦了!这些东西你放心吃吧我不是坏人(๑•̀ㅂ•́)و”

嗯?靖佩瑶挑眉想

——有点意思啊。

TBC

岁岁 (序)

民国背景,文笔差的很,理科生对近代史不太熟可能时间线会有错乱,逻辑估计也怎么不通。
整体来讲就是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欢迎xjm们吐槽。

写完自己看都觉得尬,随时可能会坑(x

有人看的话请人美心善的xjm给我评个论之类的让我知道自己不是单机谢谢大家( ・᷄ ᵌ・᷅ )

北平

1936年,春

从天气上来讲,北平的春又冷又干燥,并没有像江南一般千里莺啼绿映红这种的好景致,风似剪刀使劲的刮才是它的样子。

这年的春天和往年没多大差别;草儿自顾自的长,树儿该抽条的抽条,无甚变化。但对于城中的人们来说,远方传回的战报告诉这他们,今年,依旧不是太平年。

“少爷——少爷您别跑啊”

商贩已经开始收摊准备回家的街上,出现了这样一幕

看起来年过不惑的中年人腿上动作嘴上声音都不停,追着前面一个学生装扮的男青年

前面的男孩跑的飞快,躲着迎面过来的商贩,不时回头看着身后的中年人

“林叔我和你说,你不管说什么我都不会和你回去的,现在这里不太平你赶紧回江苏去”。青年声音软软的,语气倒是很坚定。

“呼——呼——不、不行啊子墨少爷!您自己也知道现在这儿不太平,老爷和夫人说了要你回去,全家一起下南洋避难,生意已经都处理好了就差您回去了,这时候就不要耍小孩子脾气了”

“我不是说了让父亲母亲先走吗!现在这种关头我跑了算什么好男儿,你们是让我当懦夫!”

“您留在这又能干什么,凭一只笔杆子难道去打仗吗,别人我不知道,您胆子那么小,小时被同学打了从来不敢还手都只会哭”

“不是!我没……哎呦”青年没看到前面的石头,跑的太快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

后面的林叔看到自家少爷摔倒赶紧冲上前把人扶起来,名叫子墨的青年瞅着自己的脚,眼看逃跑无望,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两圈,用好像撒娇一样的语气说“行啦行啦扶我起来我自己走,我知道你们担心我,但是今天我也走不了呀,我回学校收拾东西,再和老师同学辞行之后才能和你走呢”

林叔是个忠厚人,没看到他滴溜溜转的眼珠,更没猜到他心里盘算的小九九。
“好啊,是该和老师同学辞别,一声不响的走不是规矩”

秦子墨眼看计划通,拍拍身上站了起来:“那我先走了,三天之后上午你在回去的火车站等我就行了,不用来接我”

“不接的话行李您一个人怎么带走啊”林叔问

“哪儿有那么多行李,用得上的我收着,其他东西都留下就行了,等哪天太平了我还要回来的”

林叔看秦子墨说的真诚,想想也觉得旧衣服之类的东西没有带回去的必要,点点头表示这么做可以。之后秦子墨连哄带吓的让林叔回驿站,看到人的背影消失在路口时突然腿也不疼了,拿出比刚才还快的速度往前飞跑,不停歇的到了一处民宅门口

“瑶哥瑶哥瑶哥快开门啊瑶哥”秦子墨在外面着急的摇着栅栏,里面被叫瑶哥的人倒是好像习惯了一样,不紧不慢的出来打开了门,隔着院门看着满头大汗秦子墨眼里含笑的问

“怎么跑成这样,是不是又在路边调戏小姑娘被人家喊抓流氓了?”

“哎呀不是!没有!靖佩瑶你不要乱讲,我什么时候调戏过小姑娘了,上次那都怪你,明明说好在我旁边牵着我的,你自己跑去和摊贩聊天,我以为旁边的人是你,一抓手才知道是个姑娘。别说别的你快把门打开让我进去我有急事和你说”

靖佩瑶也没有再逗他,把门打开让人进屋后给他倒了水,让他坐下休息一下慢慢讲。秦子墨端起水杯吨吨吨的把水喝完,毫不讲究的用袖子抹了抹嘴说:“我们家派人来抓我了,非要我回去跟他们一起下南洋避难,你快帮我想个办法”

靖佩瑶听完他的话,低下头思考了一下

“办法倒是能给你出一个,只不过你自己想好了,以后可都是危险的事,你确定真的不回家了?”


秦子墨听这话怎么听怎么不顺耳,什么叫你自己想好了,他要是害怕的话,当初来都不会来北平的好吗,直接窝在家里听戏唱曲儿了,哪里非得上北平来受苦一边学习一边当记者。

其实靖佩瑶也是真的担心他,两人认识时间不算长,满打满算大概两年不到,对他脾气也知道的七七八八,秦子墨看着又皮又爱得瑟,其实胆子小的很

“那行吧”靖佩瑶说“你过来,我和你说这个事儿,你回去自己准备”

兴欣日常段子(很无聊,很ooc

憋不出文来,扯两个小段子(╯3╰)

请不要被我低的令人发指的笑点吓跑

 િ😚ી如果你觉得还算好笑的话愿不愿意和我做朋友呀

《郊游》
陈果:今天咱们出去玩啊,天天看电脑都得得颈椎病了,我租了辆车,咱们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叶修:老板娘你给我们开车去啊?

陈果:你想得美还想让我给你开车,刚才我问了,方锐说他有驾照,他开车带咱们去

叶修:你确定让他开?你敢坐他夺命方师傅的车?你知道他开车起步价多少钱吗

陈果:啊?多钱

叶修:起步价一条命。


《猫耳朵》

果:我买了点猫耳朵回来,包子快去喊大家过来吃点

包:天呐!猫耳朵!老板娘你太厉害了吧!

果:啊?什么厉害

包:猫跑那么快你都能追上!!还弄下来了它的耳朵!!

果:…………………………

此时此刻的心情(捂心脏